×
您好!欢迎使用金土地! 请
客服热线:400-855-6119  |  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

一个种粮大户的土地流转样本


 未收藏
作者:
更新时间:2014-07-07 10:07:42
关键字: 农村改革
分享到: 更 多


北社村,坐落在阳曲县高村乡的黄土丘陵地带,古村落和黄土地质旅游内容丰富,农业种植条件优越。村里耕地面积5000余亩,注册人口近800人,人均达6亩,主要种植玉米、小麦以及一些杂粮作物。如今,村里的186户,已经有2/3的村民离开了土地,大部分年轻人 “在外面找到了比种地更好的营生”。农民离乡,土地撂荒。怎么办?

        因去年年初拿出30万元重奖种粮农民,47岁的阳曲县高村乡北社村“全国种粮大户”张立新成为三晋大地响当当的“三农”新闻人物。这一新闻事件,折射出广大农村土地流转改革浪潮奔涌向前的新轨迹。
        受此利好消息,张立新随后又通过土地流转扩大了200亩的玉米种植,这样,他的耕地达到2770亩。张立新去年打了78万公斤粮食,种粮收入达110万元,再次被农业部评为“全国种粮大户”。
        5月26日,记者专访了张立新。和记者聊起他的“土地流转”经历,“已经离不开土地”的张立新乐得合不拢嘴,他兴冲冲地说:“土地变多了,成本降低了,收入增加了,带领农民‘土里刨金’的日子更有奔头了!”


1 撂荒地有了“大管家”流转让土地发挥更大效益
        张立新所在的北社村,坐落在阳曲县高村乡的黄土丘陵地带,古村落和黄土地质旅游内容丰富,农业种植条件优越。村里耕地面积5000余亩,注册人口近800人,人均达6亩,主要种植玉米、小麦以及一些杂粮作物。
        如今,村里的186户,已经有2/3的村民离开了土地,大部分年轻人 “在外面找到了比种地更好的营生”。
        农民离乡,土地撂荒。这些好地闲了下来,让“见多识广”的张立新备感可惜,却也为这位种地能手提供了更大的施展空间。2008年,在和村委会商议后,张立新接手了村里人外出打工后撂荒的五六百亩地,并承包了1200多亩地,种上了玉米、小杂粮等作物,到2009年时,他又流转了700余亩地并逐年增加至2770亩。
        张立新告诉记者,2007年之前,他曾养过大车跑过运输,还曾在阳曲县城开过饭店。后来看到国家推出不少惠农强农政策后,他决定返回乡村扎根乡土大干一番。“我是在农村长大的,对农业有感情,那时候手里积累了些资金,又看到国家越来越重视农业,所以就决定流转土地搞农业做个职业农民。”张立新说道。
        在张立新的2770亩地里,种植着玉米1700多亩、小杂粮1000亩,玉米平均亩产量为650公斤,小杂粮包括谷子、荞麦、苦荞、豆类等,他如今把自己完全“绑”在了地里,并且乐此不疲。
        “2770亩,肯定不是最新数据了。最近又有几户想把地给我种。”张立新说。
        “种的地多了,可并不感觉比从前累!因为现在种田主要靠机械化了。”张立新说,土地流转给他带来的好处是——降成本、增效益。
        张立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土地流转集中经营后,仅播种一项一亩地就比原先节省45元。“分散种植时雇人播种,一亩地的成本50元;现在用自己购置的播种机,一亩地不超过10元。”
        “土地流转后,带来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土地适度集中,为机械化奠定了基础。”北社村的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郭红说起规模化种地后节省的开支,他这样总结道:从播种到最后的收获,每个环节的支出都大幅度减少。
种粮大户得到的实惠不止这些。郭红说,土地集约化经营后,与之配套的是农业机械化,这不仅让农户省钱,还能生财,“自己家的活忙完,可以腾出手来到周边村子去服务”。
        土地流转面积越来越大,一度让张立新成为太原市土地最多的农民。为了便于耕作,张立新自筹资金100余万元先后购置了大中型拖拉机、旋耕机、精播机、秸秆还田机、玉米联合收割机等农用机械设备40台(套),实现了大部分作物从种到收机械化。“只有部分间苗或收绿豆等小杂粮时,才会雇一些帮工,按天给人家100块钱的工钱。”
        土地流转带来的另一个可喜变化是农产品质量也提高了。“现在,随着小麦品质的提高,面粉的价格也比过去高了。”张立新是个很有品牌意识的人,他为自己加工的农产品注册了“黄土乡”商标,目前6个无公害小杂粮农产品已通过国家农业部 “无公害农产品产地和产品认证”。
        “以后,随着土地规模经营进一步集中和种植结构升级,村里农机操作维修、农业技术培训、生产资料的购买,都可以实现‘一体化’。”张立新展望道:“农民将从中得到更多的实惠。”


2 在自家土地上变身成工人合同让农民收入成倍增长
        “地都交给你种了,从土地转出的农民怎么办?”记者问。
        “都有去处,都不吃亏。”张立新答道,“他们把地流转出去,自然会获得相应稳定的流转费用。从地里脱身后,他们多数出去打工,还有的自己办企业当了老板。”
        “中央的农村土地制度让农民吃了定心丸,不仅实现了我的创业梦,还有机会让农民挣上‘工资’。”在土地流转时,张立新平均每亩地的流转价格要高出市场自由流转价格近80元,同时返聘流转土地农户打工,安排了本村120个劳动力就业,使部分农村劳动力打工不离家,收入有保障。
        在北社村,今年40岁的农民靳宝全就从土地流转里得到了大实惠。2008年以前,靳宝全只是埋头耕作在自己的地里,辛苦一年,产量有限,收入也很低。2008年他把自己承包的25亩土地转租给了张立新,流转期5年,租金一年一给。“以前自己种玉米,辛苦一年收入万数来块钱,除去开支剩不下几个。”靳宝全说。如今,他和张立新签订了土地流转合同后到一直在县城打工,“去年收入近10万元。”靳宝全笑着告诉记者。在北社村,像靳宝全这样的农民不在少数。土地流转让致富这个字眼与他们的生活挂上了钩。
        一花独放不是春,在依靠土地发家的这几年里,张立新一直不忘带动乡亲们共同致富。2008年,他带动村里上百户农民组建了阳曲县振华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,除种植玉米、小杂粮等作物外,还和乡亲们栽下了一万多棵核桃树。
        在振华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,记者见到了准备间苗工作的靳俊平。“我把自己的20亩地流转给张立新,现在自己进了合作社挣工资。”在玉米地里,靳俊平一边熟练地间苗,一边说道,“以前我辛辛苦苦种地一年下来,一亩地收益也就五六百元,还不稳定,现在收租金旱涝保收。”“种了一辈子地,没想到,现在变工人了。”
        每年春耕和收获时节,张立新都会组织农户从整地、施肥、播种到销售等环节实现“六统一”。为提高大家种粮积极性,张立新去年拿出50万元给种粮农民分红,有农民高兴地说:“我们是不愁吃也不愁喝,都是沾土地流转的光了,老张就是我们的主心骨!”
        “我的2700多亩地,今年争取从农机整地到机械育苗、播种、收割实现全程机械化!”张立新讲起这些,笑容浮现在脸上。就目前来看,这位“种粮大户”通过合理有序的流转土地,已经有效提高了土地利用率、产出效益和经济效益。如此的经营方式与规模,按照他的说法,“如果没有土地流转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”。


3 种粮大户有期盼希望政府加强信贷支持
        作为一名拥有国家级荣誉的“种粮大户”,张立新认为从事农业工作的前景会越来越好,种粮补贴、农机购置补贴都让农民实实在在得到了实惠。但张立新也结合自己这些年遇到的问题,对记者说出了他的三个期盼。
        一是贷款渠道方面。张立新说,种粮大户种植意愿强,生产积极性高,规模和产出增长较快,但在逐年扩大生产规模过程中,普遍迫切需要更多更好的金融支持和配套服务,因此应及早关注并采取有效措施解决。“没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做抵押,无法在银行得到贷款,我希望政府对此尽快出台一些扶持政策。”建议政府部门加快建立种粮大户担保机制,将种粮大户纳入信贷扶植重点,协调地方涉农部门、金融机构对种粮大户实行倾斜信贷政策,有效解决种粮大户担保抵押难问题。
        二是土地流转方面。张立新表示:“要搞规模农业,就必须有大片的流转土地,一旦有一个农户不同意流转,就影响土地规模经营。希望政府在这方面做一些考虑。”
        三是粮食晾晒方面。张立新用自身的经历表示,几乎所有的种粮大户都没有专门的粮食晾晒场所,多数农户收获后就地堆放,因鸟害、鼠害、雨雪等造成的损失高的达到3%。尽管拥有相当实力的议价权,但有时候担心霉变等损失,只得在收获后尽快卖掉,又被收购方压级压价,卖不上好价钱。此外,雇工困难也令他头痛不已,近几年来,化肥、农药、种子等农资价格年均涨幅都在10%以上,人工费涨幅达40%以上,一到播种、收获等农忙季节,有些地方高价亦难雇用到足够的劳力。

 

      我要投诉
注意:我们将处理结果发送至您填写的邮箱或手机。